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5-24 09:15:35

                                                                2012年5月31日,奥巴马夫妇在白宫东厅为小布什夫妇的官方肖像主持揭幕仪式 图自白宫

                                                                尽管奥巴马于5月16日的高中线上毕业典礼的讲话中反击了特朗普,但是后者已开辟了新的“战场”,指控奥巴马和当时的副总统,也就是此时特朗普的总统大选竞争对手拜登滥用职权,试图颠覆他的政府。记者5月18日从最高人民检察院了解到,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刑事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各级检察机关自今年5月18日起,作出国家赔偿决定时,对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赔偿金,按照每日346.75元计算。

                                                                △当地时间5月20日发布的新冠肺炎每日疫情报告(图片来源:世卫组织)

                                                                国家赔偿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相对敏感的话题,当面对某个具体的冤错个案时,一些人坚持认为只有巨额赔偿才能弥补当事人受到的伤害和受损的人生。特别是在人身自由每日赔偿金额法定的情况下,一些人常常对精神损害赔偿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

                                                                CNN报道表示,自特朗普上台之后,他和奥巴马仅仅在出席老布什葬礼时见过一面,而且两人在握手之后便没有了任何交流。美国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以及失业率节节攀升之际,除了向中国“甩锅”,特朗普还时不时地对奥巴马政府进行指责来转移焦点,比如在今年3月时,特朗普就声称,奥巴马政府当年在应对H1N1流感时不对民众进行检测。

                                                                现实告诉我们,国家赔偿的意义在于体现国家对公民权利的尊重与保护,却不可能为任何人重新书写人生。所以,国家赔偿不能以多少论成败。唯有以司法进步减少和杜绝冤错案的发生,让人民群众从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才是国家赔偿的目的和真义。当地时间5月20日,世卫组织发布最新一期新冠肺炎每日疫情报告。

                                                                从2017年对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国家赔偿金按照每日258.89元计算,到2018年按每日284.74元计算,再到2019年按每日315.94元计算,一直到如今按每日346.75元计算,日国家赔偿金额已连续多年上涨,这既体现了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进步,更体现了我国依法进行国家赔偿的法治精神和法治原则。

                                                                截至欧洲中部夏令时间5月20日10时(北京时间5月20日16时),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57804例,死亡新增2621例。美洲区域确诊病例最多,达到2105670例(新增22782例),死亡125843例(新增1176例)。

                                                                事实上,人生的道路可以曲折,但最终起决定作用的还是个人的努力和选择。褚时健在经历了牢狱之后,以70岁高龄再次创造了“褚橙”奇迹。赵作海在获得巨额国家赔偿之后,并没有过上理想中的“幸福生活”,依然要面对人生的种种不如意。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9日报道将这次风波称作“不和的受害者”(a victim of the discord)。另据《五人组-特朗普时代的总统俱乐部》(Team of Five: The Presidents Club in the Age of Trump)一书的作者凯特·安德森·布劳尔(Kate Andersen Brower)的说法,进入现代以来,时任和前任总统的关系从未像现在这般紧张。